• 《家》 剧本 急急急急急!!!!!
    发布日期:2019-11-20 04:51   来源:未知   阅读:

  我们学校汉语剧节我们演的《家》已经通过了初选就是网上现在贴吧里贴的十幕剧那个但是鸣凤的戏份占得太多而且时间限制只有十多分钟主要应该突出的是三个兄弟内心的纠结和兄弟情意征求...

  我们学校汉语剧节 我们演的《家》已经通过了初选 就是网上现在贴吧里贴的十幕剧那个 但是鸣凤的戏份占得太多 而且时间限制只有十多分钟 主要应该突出的是三个兄弟内心的纠结和兄弟情意 征求一份《家》的剧本 要四五幕即可 时限:15分钟以内 交代清楚情节 快!!!!!!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鸣凤 二少爷,二少爷,你们回来得正好。刚刚在吃饭。请你们快点去,里头还有客人。

  觉慧 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我的性情永远是这样。可笑你催我快,结果反而是你耽搁时间。

  觉慧 事情倒是有的,不过能不能实行还是问题。我们四川社会里卫道的人太多了。他们的势力还很大。他们一定会反对。男女同校,他们一辈子连做梦都不曾梦到!

  觉民 这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只要我们校长下了决心就行了,我们校长说过,假使没有女学生报名投考,他就叫他的太太第一个报名。”

  觉民 下学期我们国文教员要改聘吴又陵,就是那个在《新青年》上面发表《吃人的礼教》的文章的。

  琴 吴又陵,我知道,就是那个‘只手打孔家店’的人。你们真幸福!我们国文教员总是前清的举人秀才,读的书总是《古文观止》一类。说到英文,读了这几年还是在读一本《谦伯氏英文读本》。总是那些老古董!……我巴不得你们的学堂马上开放女禁。

  鸣凤 太太不相信的。倘若惹得她发脾气,等一会儿客走了,说不定要挨一顿骂。

  觉慧 是的!是的!我们的祖父是绅士,我们的父亲是绅士,所以我们也应该是绅士吗?

  觉慧 够了,这种生活我过得够了。大哥为什么要常常长吁短叹?不是因为过不了这种绅士的生活:受不了这种绅士家庭中间的闲气吗?这是你们都晓得的……我们这个大家庭,还不曾到五世同堂,不过四代人,就弄成了这个样子。明明是一家人,然而没有一天不在明争暗斗。其实不过是争点家产!……”

  觉民 我不该跟你开玩笑。你是对的。你的痛苦也就是我的痛苦。……我们弟兄两个永远在一起。……”

  琴 三表弟,我也不该笑你,我也要同你们永远在一起。香港六合综合图,我更应该奋斗,我的处境比你们的更困难。

  觉民 琴妹,不要紧。我们会替你设法。你只管放心。我平日相信‘有志者,事竟成’的话。你该记得我们从前要进学堂,爷爷起初不是极端反对吗?后来到底是我们胜利了。

  琴 我希望能够如此。妈是不成问题的。她一定会答应我。只怕婆会反对。还有亲戚们也会说闲话。就是你们家里,除了你们两个,别的人也会反对的。

  觉慧 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你读书是你自己的事,况且你又不是我们家里的人!

  琴 你们不知道为了我进一女师,妈受到了不少的闲气。亲戚们都说,这样大的姑娘天天在街上走,给人家看见像什么样子,简直失了大家的闺范。五舅母去年就当面笑过我一次。我一点也不觉得什么。然而妈却苦了。妈的思想完全是旧式的,虽然比另外一般人高明一点,但也高明不了多少。妈爱我,所以肯把责任担在自己的肩上,不顾一般亲戚的闲言闲语。这并不是因为她相信进学堂是对的。……进学堂已经够了,还要进男学堂,同男学生一起上课!你们想,我们的亲戚中间有哪个敢说这件事是对的?

  琴 加上他一个人又有什么用处?大舅母就会反对。而且四舅母、五舅母又有说闲话的资料了。

  觉慧 管她们说什么!她们一天吃饱饭,闲得没有事做,当然只有说东家长西家短。让她们去说好了,只当不听见一样。

  琴 我现在决定了。我知道任何改革的成功,都需要不少的牺牲作代价。现在就让我作一样牺牲品罢。

  觉民 琴真是一个勇敢的女子。像琴那样活泼的女子,也有她的痛苦,真想不到。

  惠如 听我说,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开演的时候,有两三个兵不买票一定要进去看白戏。收票的人告诉他们说这跟普通戏园不同,不买票就不能看戏。他们一定要进去,终于被我们的人赶了出来。谁知过了一会儿他们又约了十多个同伴来,我们的人恐怕他们捣乱,便放他们进去了。他们到了里面坐下来,乱叫好,乱闹。后来我们的人实在忍不住了,只得出来干涉。这样就得罪了他们。他们就动手打起来。乱子闹大了,后来还是城防司令部派了一连兵来才弹压住了。但肇事的兵都逃光了,没有捉住一个。

  祖父 你不要扯谎,我都晓得了。他们都对我说了,这几天学生跟军人闹事,你也混在里头胡闹。本来学生就太嚣张了,太胡闹了,今天要检查日货,明天又捉商人游街,简直目无法纪。……你们学生整天不读书,只爱闹事。现在的学堂真坏极了,只制造出来一些捣乱人物。我原说不要你们进学堂的,现在的子弟一进学堂就学坏了。你看,你五爸没有进过洋学堂,他书也读得不错,字也比你们写得好。他哪儿像你这样整天就在外头胡闹!你再像这样闹下去,我看你会把你这条小命闹掉的!

  爷爷 你还要强辩!我说你,你居然不听!……从今天起我不准你再出去闹事。……陈姨太 ,你去把他大哥喊来。

  陈姨太 三少爷,你看你把你爷爷气成这个样子。请你少说几句,好让他休息一会儿!

  爷爷 他一天就只晓得替别人打官司,不管家里的事情!我把你三弟交给你,你好好管他,不要放他出去。倘若他跑出去了,我就问你要人。

  克定 你这个混账东西!叫你出去打听,你就耽搁了这么久。你说你跑到哪儿去了!

  仆人 小的在街口上等了好久,都不见一条龙灯来,又走了几条街也看不见,后来碰见了一条,就是今天送帖子来的。小的拉住他们的头脑要他们来。可是他们人已经烧得头焦额烂,龙灯也只剩下一个光架子。他们一定不肯来,说要回去养息,再有多少赏钱,他们也不要了。小的只得回来报告。

  克定 你这个不中用的东西,只晓得吃饭,连一条龙灯也拉不来。现在你去,不管怎么样一定给我拉一条来,不然就叫你滚!

  克定 可惜花炮做得太少,不然今晚上可以大大地烧一下。你们看得满意吗?我明晚上再请你们看。

  琴 你说得太过火了。这跟同情心有什么关系?五舅他们得到了满足,玩龙灯的人得到了赏钱。各人得到了自己所要的东西。这还不好吗?

  觉慧 真不愧为一位千金小姐,像你这样聪明的人也看不出来。你以为一个人应该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面吗?你以为只要出了钱就可以把别人的身体用花炮乱烧吗?这样看来,你的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嘞!

  克定 (着恼)人家冯家以孝起家。冯老太爷既然说要鸣凤为着侍塞老母,那自然

  就是。我们不要以妇人之见来揣测这样一个博大的君子。大嫂,送在你,不送也在你,就有这三四天的期限。反正,弟妹,你我方才都是老太爷叫去的,也听见老太爷亲口答应冯老伯的。

  情景:天空逐渐弥满了乌云,月亮为浓厚的乌云所遮,透不出一点光。随着一阵阵的闪,院里也时明时暗,风吹着竹叶刷刷地急响,古柳的细枝与柔条也吹得向一边斜倾。是大百欲落以前的情景,左右正房两窗都射出通亮的灯光。 婉儿提着个小灯笼,沿黑暗的小道边,送着鸣凤由走廊小门旁侧走出。鸣凤低头,沉郁阴暗的神色。

  婉 儿 (同病相怜)我们都是苦命,落下地就注定了要服侍人,挨打挨骂。服侍够

  婉 儿 (敬重地)鸣凤,你是个有见识的人,就看远点吧。不要害怕,也许到了冯

  婉 儿 (安慰地)这就对了,好在还有两三天,说不定太大会回心转意,又——

  老更夫 (疯疯癫癫地)好,好,湖里有莲花,湖里的水凉快,去吧,去吧,没有

  老更夫 (自言自语)公馆的丫头没有好的,打扮得像妖精!(雷声隐约)还要跳湖,跳神!跳鬼!(忽然)各位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睡吧,不早了,把窗户关紧啦,要下雨啦!下雨啦!

  觉慧 到上海,到北京,到任何地方去。总之要离开我们的家!我一定要走,不管

  觉新 是的,你要走,你可以走,你可以到上海去,到北京去,到任何地方去!那么我呢?我到什么地方去呢?三弟,你不能走,无论如何你不能走。他们不要你走!他们一定不要你走!

  觉新 等两年好不好?那时你已经在‘外专’毕业了。你就可以到外面去谋事。你要继续读书也可以。总之,比现在去好多了。

  觉慧 两年?这样久!我现在一刻也不能够忍耐。我恨不得马上就离开省城!以前我还没有胆量,而且以前我们家里还有几个我所爱的人!现在就只剩下敌人了。

  觉慧 大哥,我当然爱你。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拿这种话劝我,免得我会恨你,免得你会变成我的敌人。

  觉新 你不要走。我们以后会了解的。我也有我的苦衷,不过我现在也不谈这些了。……总之,我一定帮忙。我去跟他们说。他们若是不答应,我们再商量别的办法。我一定要帮忙你成功。

  觉新 轻声点,不要给人听见。你千万不要告诉人说我帮忙。你走了,我可以推口说不晓得。你还可以写一封信来责备我。他们更不会疑心到我身上来了。详细的情形我们等一会儿找个地方来慢慢商量。到花园里头也好。这儿谈话还有点不方便。

  觉民 我们只听见你说什么秘密进行,所以我们就站在门外一面听,一面给你们做哨。这是琴妹的主意。

  觉 民 大哥,我走了,生活是要自己征服的。你应该乐观,你必须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任何事情都没有太晚的时候,你要大胆,大胆,大胆哪!

  是梅花正开的时候,高府花园里的梅花也开得这般茂盛了。但是园子里却非常寂寞,寂寞到看不见一个人影,就任它冷冷清清地散溢着幽香。那一丛丛的梅树远远望过去,像雪林,像冰谷,泛漾于宁静的天空,冷艳而沉穆,如若静女。

  初春的天气,相当暖和。湖水明净,闪耀着那映在衣中的花影。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悔花也降在做她的梦。

  这时,高府里整个是一片喧闹,只有这园子是另外的一个天地,是一个梦境。这屋子里的主人们多半都不大喜欢梅花的,而那真爱梅花的人却为了别的事困住了身子,不能到园子里来。

  两三天来高家所有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部在忙言办喜事。凡进宽大的庭院里,散布着许多言人,唱戏的,帮厂的.还有那满脸笑容到处张罗着的主人,和一些忙上忙下的仆役。院子里搭台唱戏,大厅里摆着宴客的酒席。

  这时洞房呈是非常安静的——它是靠近花园的一间屋子,往年是少小姐,远亲近戚小时一块儿读书的所在——满屋洋溢着喜气。这不是一间正方形的屋子,面对着观众的这面墙是一个高大的门,通外院的门上有雕细花的格子,由中间向两面开的。门左——以演员的左右为左右——墙角处放一只红木高脚花架,架上一个大理石浅盘,盘里养着山石盆景,上面垂着吊兰小草。架左的墙稍稍斜下来,这面墙上开着一列宽敞的长窗,正对着窗外的花园。打开窗子可以看见园里澈浇的湖光与雪似的梅树。窗左再折下来又是左墙;靠墙放着一张红木长炕椅,椅上套着蓝缎子棉垫,中间一张少炕几,几上放着一个紫铜印香盒子。正面墙句右折下来是右墙,靠正面墙墙角处放一张红木小条桌,桌上放着帽筒,里面插看拂尘,还有一把细瓷彩花大茶壶。条桌右一个较小的门,通内院的,门上挂着古铜色缎门帘。门右的墙又正折过来,面对着观众是洞房中最引人注目的新床。这床十分宽大,床前横放着一条半尺高的踏板,两端吝立一个柜,是放鞋用的,也可以坐人。踏板外才是床的框子,框子很宽,上面是钵空描金的凤凰和牡丹。床上有叠得高高的绣花闪缎被和绣花枕头粉红洋结帐子,卡色缎子帐檐,绣着梅花。床前左面放一张红漆方凳。床右空着一块地方,用米色绸慢子这住,里面是放箱子和换衣服洗脸的用具,再折下来是右墙,靠墙一张流妆台,中间是圆镜子,镜子两端各有两个个抽屉,面上放着玻璃盒子,粉罐,胭脂盒等化妆品,抽屉里放了梳子与零星首饰。台上有一个青色假龙泉窑大花瓶。还有一个崭新的锡灯盛。

  梳妆台两边放两张福建红漆圆凳,屋正中一张红木八仙桌。上面放对锡烛台,高插着一对龙凤喜烛,旁边一个红漆大果盒,盖子掀着垫在下面,盒里放些喜饼,挂元,枣栗之类。灯右四个红彩金花的细瓷盖碗,左面长窗上挂着深紫色窗帷,两旁垂着紫铜钩。炕椅前中间一个瓷痰盂。左墙炕椅上挂着粉色飞金蜡笺的四幅屏,屏左挂一个白底子蓝花葫芦形扁花瓶,瓶里插着松柏枝。屏右一个挂钟。梳妆台右墙上,桂一个乌木正方圆角镜框,框里是白缎子绣的鸳鸯,镜框上下都是桃形的铜钉桂着托着。

  〔开幕时,炕几上的香盒里正燃着檀香未,香烟缭绕,一对龙凤烛照得满屋喜气洋洋。四太太王氏和五太太沈民立在正中门外,正对着一些亲戚们招呼着,说着,笑着,行着礼。那些亲戚老太太们也你一句我一句地应和。丫头仆妇也在搀着扶着,连声答应主人们的喊叫。外面又有知以的老仆高呼“某大人到”或者“某太太到”“某老爷到”,拖着庄严而悦耳的腔调,嘹亮的喊出来。在这些喧杂的声浪中还隐约听见远处锣鼓,唱戏和喝彩的声音。过时——

  王 氏 (点着头,笑说)伯母!慢点走!婉儿,快点扶着冯老太太下台阶。—一走好!走好!—一我们还要照应着新房。

  沈 氏(大声,指手画脚地)慢慢走!——不对,戏台在那边!在那边戏台!——太亲母!我门就来,我们照应一会新房就来。

  老太太们和其它的女宾们 (客气着,有的笑,有的喊,有的仿佛正颤颤巍巍下着台阶,一片混刮,的足步和笑语声夹杂在一起)是阿.进去吧!我们认得!——不用扶了!——四太太,你们招呼别的客人吧!一五太太,进去吧!歇一会儿吧!—戏台在那边?晓得了。——请回请回吧!

  沈 氏 (又连忙喊)喜儿!你炔扶着呀!——慢走!慢走!(严厉地)淑贞,好好跟琴表姐走路!别乱跳!

  (王氏——四太太,高克安之妻——身材不高,尖尖的瓜子脸,嵌上一对芝麻大的小眼,一眨一眨地,专为暗地探取人的眼色。薄片子翘嘴,满脸机巧酸刻的神气,短短的衣领上露出一段细而长的黄颈脖,走起路来斯斯文文,摆东摆西,像一只洒面上的鸳鹚。说话声音尖锐,冷言冷语地时常带出嘲讽的冷笑。在大家庭的明争暗斗的空气中过久了,耳儒目染,无意中就会流露出一种幸灾乐祸.看隔壁戏①的态度。他说话十分小心,明白自己在家中所处的地位。除了在有人侵犯到她切身的利益时,她的言语,总是模棱两可的。她穿着绣花的红湖绉裙,青缎鞋,上面罩着一件雪青色团花缎皮袄。

  沈 氏 (防佛做完了一件大事,深深叹了一口大气,才十分吃力地转过身来,自得地)可把我累昏了:这帮老太太们!

  〔沈民——五太人,高克定之妻——生得胖,走到人前笑叫呵的,肥答答的,暮一看觉得可喜,细细审视就会令人生厌。她的性情有人认为是豪爽,实际上却是粗野。声音洪亮,说起话来,指手画脚,除了在她的公公高老太爷,和其他严厉的长辈们面前,总是高谈阔论,如入无人之境。讲完了,别人不知说些甚么,自己也不知说些甚么。任何事无论巨细,她总喜欢参预。目的未必在自己要做主角,她的见解是:只要有了地一份,这事匣不会错。有心眼,不过都是些不足轻重的,并且心里也搁不住。佰貌庸俗,方面大耳,塌鼻子,肿眼睛泡,厚嘴唇包不住牙齿,宽大的前额,两鬓又齐又方,垂下一大给“刘海”,乌黑油亮的发髻上,斜插着一朵肥大的绒花。她也穿着红裙,元色湖绘袄。浓妆艳抹,头上手上满戴着珠翠首饰。她拿着一条粉红手帕,不住地扇,似乎忙了一天,现在才刚刚歇歇脚。比起王氏来,她确实易于亲近,只是言淡举上过于阳躁,像一团暴火,令人不可向逛。

  沈 氏(急忙忙找一个凳子坐下〕唉,四嫂,你也快找个凳儿坐坐吧。我腿都站麻了!就是他们高家的规矩多,我嫁过来十二年啦,我一看见高家的长辈子来,我还是头大!

  王 氏 (一向不大接答这一类话,十分有分寸地)五弟妹,你不去照应照应女客们吃饭去么?

  沈 氏 (连连摆手)得了,得了,我先歇歇。忙了三天,跑上跑下的,我连这新房都没有好好看过。(不知是忙的得意,还中怄气)大少爷接媳妇,我们当婶婶的受罪,你说天下有这个道理不?

  土 氏 (笑着)得了,等淑贞长大了,找个好姑爷,那一天您五太太不就欢天喜地当个享福的外老太太么?

  王 氏 (像是开心,其实是打趣,她向来是暗地耻笑沈氏的愚蠢的)怎么啦?脚裹得怎么样啦?

  沈 氏 (十分气愤)哎,死不听话呀!我跟她好说歹说,她都不听。这两天刚裹得有点名堂,她半夜又愉偷地放了。

  沈 氏 (连声叹气)哎,哎,——嗯,气急了,我就拼命拿马鞭子抽!抽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咬着牙)“我看你还放,还放,还不肯裹!”

  沈 氏 (十分顾惜,又自认十分明白的样子)哎,四嫂,没法了,这是做娘的心哪。“打在儿身,痛在娘心”!我的肉,我怎么不疼!可是有甚么法子?我一看见这新房,我就想起我过门坐洞房第一天晚上受的气!(犹有余痛〕我,我一辈子忘不了!

  沈 氏 (非常愤慨地)忘不了,忘不了!你想,你五弟,(忽然又是恨,又是幽默地笑起来)我那新郎官哪!那个死东西!他就死也不肯进房。旁人好说歹说,他就是不肯进房,大家都对着我面前笑,笑啊,笑啊,笑得我——

  王 氏 (有点认真)五弟妹,我装什么?我真不知道。(笑着逗问)真的,为什么?

  沈 氏 (白眼一翻)为什么?(把脚一伸)还不是为我这双半大不大的脚?(忽然)不成,不成,非裹不可!(向外屋走)淑贞!淑贞!

  沈 氏 (对王氏)叫淑贞烫脚!我跟这孩子说好的,放她三天假,算为着她大房的大哥结婚。可今天是黄道吉日,今天夜晚,说甚么,我得给她再裹,谁说也不成!

  沈 氏 (说不出的烦恼)唉,你不知道哇,他们大房的人顶好管闲事啦,那天大房的老三,觉慧那个小东西就当着我面,为着(着重)我的女儿裹脚,就——(越想越气)唉,香港马开马结果直播开奖结果。不说了,气死人,(大喊)淑贞!淑贞!

  〔外面女孩儿(又一声短而快地):嚷,妈。(随着应声立刻由止中门跳着跑着,一溜风似地闯进一个女孩儿——淑贞,年约八九岁,圆圆脸,白里泛红的两颊,像熟透的苹果,一双明亮活泼的小杏核眼,仿佛永远是笑着的,梳着两条乌黑的小辫子,随着她在背后跳动不歇,像两只斗鸡尾巴上的毛。她穿着一套桃红小花的绸子袄裤。一双小小的天足穿着红挑花鞋,几乎可以撩乱人的眼,野兔似地在地上不停地跑动。手里拿着一袋红纸包好的喜果。

  淑 贞 (高举着喜果,欢叫)妈!喜果!喜果!吃喜果!(一把塞到沈氏手里)

  淑 贞 (回首,匆忙地)四伯娘,你也吃,大姑妈给我的。沈氏淑贞,你听着,——

  淑 贞 (兴高采烈,绝未听见,笑着,说着,找着)咦?咦?我的手绢呢?我放在这屋里的手绢呢?(一边说,一边十分灵巧可喜地转了一个螺旋,四下里望,忽然欢叫起来),阿,在这儿哪!(立刻从沈氏身旁飞跑到对面炕几前,一脚就登上了缎炕垫——)

  淑 贞 (回头一笑,跪在炕上,探着身子,从悬在喜屏右的葫芦形扁瓶里插着的松柏枝上取下来一条小小的红手帕,笑着。骂着)坏三哥!坏三哥!这一定是三哥放的!(立刻下来,没有停息)妈,我到前院跟三哥一块看戏去啦。(说完就跑)

  沈 氏 这孩子!(正当淑贞翻身又要走的时候,忽然追上一步,严厉地)淑贞,你别太高兴!记着:你今天晚上——

  淑 贞(脸上忽然罩了一层恐怖,由不得低头望了望自己的脚,睁大了痛苦的眼,颤抖地恳求着)妈!

  淑 贞 (蓦地用力转过身,似乎不顾一地)嚷,我来了。(淑贞由正中门跑下。高克安望了望,即转过拄来。一副不足轻重的削薄相,几根硬骨头支架着一身富丽的衣裳。他向来十分讲究穿戴。今天遇着这样的盔典,一天就换了三套衣服.来炫耀自己为富有。知挑选衣服的精晨。他现在穿一件灰湖绉面银大鼠脊子的皮袍,上面罩着一件细花、光彩夺目的黑绦马衬。他的性情较王氏略微明快。不过许多地方这夫妻二人的态度颇为仿佛,都好在人背后挑挑拨拔,自己暗中可以得些利益。他从前读了儿年书,结了婚就一直陪着夫人鬼混,读不成书,做不了事,除了陆续添了几个子女外,再没有比这更值得提起的成绩。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